BLUEBERRY

【帝九天长】〖东凤同人〗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向你诠释:我爱你

第二天一早凤九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卧榻上,身边还残留着淡淡的白檀香气。她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虽然很痛,但她欣慰的笑了。因为,她知道昨夜她挚爱的人来陪她并不是一场梦。因为这件事,凤九的这一整天都重新恢复了活力。虽然在睁眼时没有看见他陪在自己的身边,但她已经很满足了,真的,足以。
凤九像往常一样穿上了女君的服饰,开始处理青丘的各项事务。正当她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迷谷过来了,对她说:“小殿下,明天要举行天宫朝会,小殿下……还像以前一样推掉吗?”迷谷的声音越说越小,生怕一不小心戳到小殿下的痛处――从凤九承接青丘女君来,每次天宫朝会她都推辞了。因为她害怕。她怕的不是与天君讨论政务而是怕帝君,在昨晚前她真的不知道帝君是否爱她,所以她怕尴尬,怕在他面前不受控制,出尽洋相,便将所有的朝会或任何要上九重天的事务一并推辞了。

【帝九天长】〖东凤同人〗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向你诠释:我爱你

一瓶瓶的挑花醉看着看着就下肚了。凤九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紫衣白发的人向自己走来。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刚迈出一步,就要跌倒。远处的帝君快速移步用了一道仙术把即将跌倒的凤九一把揽入自己的怀中。凤九喝了许多酒,迷迷糊糊地看里一眼,却因为酒的原因没有看清他的脸。她不知道是谁抱着她,眼中略过一丝紧张,可她刚一吸气,那让她永远无法忘怀的白檀香气使她安心了下来。她回过神来,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清了帝君的面容,又惊又喜,扑进了帝君的怀抱。
此时的凤九贪婪的享受着帝君的怀抱,那颗小脑袋不停的在帝君的怀里蹭来蹭去。帝君也没出声,和“他的”九儿一起享受着相见的浪漫。没过一会儿,帝君发现怀里的凤九开始微微啜泣,凤九开口说:“这些年,你想我了吗?”“当然想”帝君颤抖着说道。“那你为何让司命为我带来这些话?”“我想让你忘了我……可我等司命回来我才发现真正放不下的是我。”“真的?”凤九又惊又喜,可一下又恢复了平静。“东华,我就想问你一句,你爱我吗?”“九儿,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可我却无法与你相守,我真的无能为力,对不起……”“有你这句,就够了。”
两人相拥着坐在桃树下,伴随着漫天飞舞的桃花,静坐了一夜……

【帝九天长】〖东凤同人〗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向你诠释:我爱你

凤九眼眶里留下了泪水。此时的她就如同跌入了万丈深渊一般,被心爱的人说“早点嫁”这种话语,有几人能承受得住,更何况她是九尾狐,一生认准谁就是谁的九尾狐。她深知自己此生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凤九低着头哭了很久,很久。她一抬头便看见了那张对她来说最最绝情的一张画――《四海八荒图》。她的心中一遍遍的重复着司命刚才所带来的话,悲伤加上愤恨冲上了凤九的大脑,她快步走向了《四海八荒图》,把它用力的从墙上扯了下来,撕碎了。她抓起这些碎片,往空中一撒,这些纸片便化成了粉末,散失在风中……
凤九感觉自己又不受控制了。她轻飘飘地走进了十里桃林,拿出了几十坛桃花醉,像用酒来解脱,来放肆一把。
十里桃林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柔和美好,和此时的凤九截然不同。凤九端起酒壶,和帝君的前尘往事全部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她又不争气地流泪了。

【帝九天长】〖东凤同人〗我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向你诠释:我爱你

不知不觉,凤九承接青丘女君已经1万年了。这一万年完全可以说是她狐生中最绝望的1万年,因为在这慢慢岁月之中,她从未见过东华帝君,一次也没有。寒冷的夜对这个孤独的女君来说太漫长了,唯一能让她燃起希望的就是帝君与她的书信。与其说是书信,倒不如直说是她单项发给帝君的思念之书,因为帝君,从未回过凤九的信。唯一一次“回信”,便是司命带来的一句话。
那日,司命来到狐狸洞。凤九露出了承接女君以来最开心的笑容。因为凤九知道,是帝君让他来的。凤九刚准备好好招待一下这个老朋友,便听见司命深沉地说:“女君不用忙,在下多谢女君厚爱。只是在下今日来到这里 ,是为了传达帝君的话。”凤九听到这里激动的眼里都快冒出金星了!可接下来听到的话却让她绝望。“帝君说:‘他在太晨宫过得很好,叫你不要再为他而浪费时间,早些找个好人嫁了。还说……让你好好看四海八荒图,忘了他。’”说完司命便化作一缕青烟离开了。
凤九跌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口忍了多时的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怒吼着:“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他会让我嫁人!一定是司命自己加的一句,一定是……”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司命帮助帝君想让她忘了帝君才编出来的。可是,她却骗不了自己。

笙歌落:

『我一定会找到你』和彼岸花没有关系#(小乖)
“冷,好冷......”脏乱的女人蜷缩成一个球#(滑稽) ,浑身哆嗦。如果有人在这,一定会发现这是失踪一周的Harley!你问Joker在哪?
事情是这样的......
“Pudding,我们出去玩吧?听说马尔代夫现在的阳光很好。”Joker没有回答,依旧继续工作着。“hmm.....去夏威夷也是可以的,也许我可以穿那件漂亮的泳衣.....”“噢!甜心,也许可以。但现在!不要打扰Daddy的工作。”
高空上一架飞机平稳的前行着,目的地是海上的一座小岛。这些人当然Joker和Harley,对于度假Joker当然没有什么意义,毕竟这是甜心的要求,但泳衣什么的还是只给他看好了^ω^
飞机突然一个颠簸,Harley的头磕上来茶几。“What fuck!驾驶员!!!”Joker暴怒。“老....老板,飞机被人动了手脚....”驾驶员颤颤巍巍的像Joker说,他有点害怕,飞机出了问题,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果不其然Joker恶狠狠的瞪着他,“好吧.....现在想办法找地方着陆,否则我保证你一定会死在我们前面!”
身后源源不断的冷风灌进Joker的脖子,微微平复了他烦躁的心情。
等等,冷风?!Harley!Joker转过头。
xxx(暂时不说人名,第二季会出来~老熟人嗷!)坐在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嗑着瓜子,而Harley被一群人摁到地上。Joker眼底闪过一丝寒芒,扬起一个夸张的笑,“哇喔哇喔~这是干什么呢?”“嘿J,我想我们可以谈一笔交易。”
“NoNoNo,我只和聪明人”“我想你会的。”xxx指了指地上的Harley,向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你可以和我的住手谈。”说完跳下飞机,开玩笑,谁会和Joker博弈呢?再说了他的目的也不是交易,而是......
“一群垃圾!”Joker解决掉黑衣人,剩下了一个类似于头目的人,“所以你想怎么死呢?”“J先生,我也是替别人办事,请不要为难我。”黑衣人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前提是忽略他手中抵着Harley太阳穴的枪。
Joker没有说话,他小心的和黑衣人周旋着,下一秒,黑衣人做了一个难以理解的举动,他拖着Harley一起跳了下去。
“Harley!”Joker疾步跑到舱门口,幸运的是他抓住了Harley的手,Harley的嘴被胶带封住了,但她用眼神示意Joker放手,否则两个人会一起掉下去的。Joker摇了摇头,握紧了那只手,准备用力将她提上来。
这一次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他们,飞机一个颠簸两人掉了下去。Joker向Harley做了一个嘴型,然后两人双双掉进了海里。
Harley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周了。这一周里,饿了就找些草,和树叶吃,靠雨水度日。但每当下雨的时候,也是最难熬的日子,应为那是最冷的天气。
“pudding....pudding”Harley困极了,她想要睡一觉,但她也知道如果现在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
打在脸上的冰凉触感突然不见了,雨停了?Harley微微睁开眼,看见一双充满划痕的腿,身体突然被拥进一个温度的怀抱,“Harley...”干涩的声音传来。
“pudding.....”Harley抬头,是Joker,同样脏乱的Joker.
“睡吧,一切会好起来的。”Joker轻抚着她的头发,Harley再也撑不住,阖上了眼。
“看吧,我说过我会找到你的。”Joker一个人自言自语,。
他没有告诉Harley的是:下落的时候,他也到达了一个海岛上,但他没有想Harley一样等待救援,而是一个岛屿一个岛屿的搜寻她,只因为那一句――我一定会找到你......
太累了,我想我也该睡一觉了。Joker也缓缓阖上了眼。
远处响起救援队的警笛.....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小番外

。毋:

转载自百度贴吧《You are my one and only》
作者:畫夜神(注:贴吧名)
很喜欢这对cp 手痒写了篇文 ,第一次写,可能对人物个性的掌握不是很好,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qwq(转自楼主的自白,不喜勿喷)


原地址:https://wapp.baidu.com/p/4766450286?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我的pudding喜歡蝙蝠俠?!】
深夜來個腦洞,番外與正文無關聯喔~ww
--
“pudding~理我一下嘛~...”
哈莉拉著小丑的手臂,試圖讓他不再將注意力全放在桌上那些蝙蝠俠的照片和寫滿邪惡計畫的紙張。
“乖,哈莉。我現在很忙!自己出去玩。”
他漫不經心的說,只摸了摸她的頭,卻看都沒看她一眼。
“哼!”
哈莉憤憤的轉身,有時她會懷疑他是不是喜歡上蝙蝠俠,又或是他對他產生奇怪的興趣?
他總是那麼專注的看著蝙蝠俠的照片,就像少男正在思念他的情郎。
不行不行,他不能讓她的pudding被搶走!
首先,她得先了解這隻臭蝙蝠蝠到底哪裡吸引了他。
她換上了一套清涼的便服,將膚色化成正常的顏色,還解下雙馬尾,把一頭金髮披散在肩上。又戴上了墨鏡,口罩,和一臺相機。
“我倒要看看他拿什麼誘惑我的pudding。”哈莉憤怒的踏出家門,準備跟蹤蝙蝠俠。
--
她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根電線桿後,看著他的一舉一動。蝙蝠俠正以布魯斯.偉恩的身分跟貓女約會,兩人甜蜜的很。
“該死的臭蝙蝠,有了貓女還到處勾搭同性!真不要臉!”哈莉一邊說著一邊拿起相機連按了10下。
(迷之音:哈莉你確定不是你多想了嗎( ´_ゝ`)
“嗚...我也好想跟J約會..”哈莉越看越難過,垮下了臉。
偏偏兩人在這時甜蜜的勾著手離開了,哈莉只好暫時收回情緒,跟了上去。
--
一直到蝙蝠俠回家,他都一直在跟貓女約會,被他們幸福畫面影響的哈莉一點都沒有了解到蝙蝠俠。
她只好垂頭喪氣的回到家,關上房門,把自己包裹在被子裡,呈一個球狀。
“嗚..嗚呼,他們好幸福喔...怎麼可以這樣..嗚”她無比悲哀的翻看著相機裡的照片,啜泣著。
不知不覺,她帶著淚痕睡去了。
當午夜,小丑打開房門見到的就是那一坨被子,他掀開被子想看看這個白痴到底在幹嘛,想悶死自己?
“哈莉!你在幹..."
他看到她掛著淚痕的小臉,聲音嘎然而止,有些不明白她又怎麼了。
他注意到那臺相機,翻了翻裡面的相片,不禁一陣無語。
以他如此聰明的才智以及對哈莉的了解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雖然情有可原,但她怎麼可以誤會自己的老公是個同性戀?還跟了其他的男人一整天?
是時候好好“疼愛”他的小哈莉了。
恰好,哈莉也醒了過來。
“唔....?Pudding,你要睡覺拉?”她迷迷糊糊的囁嚅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大難臨頭。
“嗯哼..哈莉,這些是什麼?”他拿著相機晃了晃。
“啊..等等,Mr.J,聽我解釋...唔”
她還沒講完,唇就被封住。
一吻後,小丑跨坐在她身前,把皮帶迅速的扯掉扔在地上。
“甜心,你這個笨蛋,你不應該懷疑你的老公。”他輕笑著,順手將那臺萬惡的相機往窗外丟個稀巴爛。
“嗯....可是你每次都那麼注意他!”
“再怎麼注意也沒有注意妳來的多,寶貝。妳的照片我有更多。想不想看看你自己誘人的樣子?”
“唔...”
“不想看就別懷疑你老公,閉上嘴好好享受。”
“可是....啊!!別...”
一件一件的衣服落在了地上,從房間內傳出的聲音也越發越引人遐想。
被扔在外頭碎掉的相機,悲哀的想:我怎麼就那麼冤枉啊。(〒︿〒)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

。毋: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

转载自百度贴吧《You are my one and only》
作者:畫夜神(注:贴吧名)
很喜欢这对cp 手痒写了篇文 ,第一次写,可能对人物个性的掌握不是很好,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qwq(转自楼主的自白,不喜勿喷)


原地址:https://wapp.baidu.com/p/4766450286?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Chapter 1.
“Ohh...god,..shit!”
小丑痛苦的將臉埋進雙手,從他變的瘋狂、毫無顧忌之後,他很久沒有嚐到痛苦真正的滋味了。
之前所有的痛苦對他來說都像是一個令他狂笑出聲的笑話。
然而,這份不一樣的痛苦,牽扯到了“她”。
小丑女-“哈莉.奎茵”
小丑失去她已經足足有三個月了,
他不懂,無法明白為何甜言蜜語失去了作用。
他以為,她會依舊和以前那樣對他唯命是從。
他自信,自己的手下絕對可以找到消失的她。
沒想到這一切全是虛妄。
狂怒的火焰灼燒他的理智,最後餘下的灰燼卻彷彿在嘲笑他的不理性。
“她只是我利用的東西..。”小丑安慰自己,呢喃出聲,但顫抖的手卻出賣了他。
以前不都是這樣的嗎?不管我怎麼對她,她還是死心塌地的愛我。
但是..好像不再是這麼回事了。
他是小丑,
他瘋狂的徹底。
以致他遺忘了,在世界崩塌之前曾經存在於他心中的所有人性。
他無情、狠心、不擇手段,為了目的什麼都可以犧牲。
那時不時迴盪在犯罪現場的狂妄笑聲就是他瘋癲的最佳證明。
所以當那陌生的感覺襲來,從來不曾害怕的他,害怕了。好像很久以前...他曾經有過這種感覺。
“....Dammit!!妳到底在哪?!”他憤怒的將桌子掀翻,手緊緊握成拳,青筋斃露。
小丑回想起三個月前的暴風雨-


Chapter 2.
--------
“碰-”
被打飛出去的,正是哈莉。
“甜心,別鬧,不要逼我出手揍你。”
哈莉還在嗡嗡作響的耳邊響起小丑冷酷又令她迷戀的嗓音。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的雙目已然是一片赤紅,因為面前的,自己的愛人-小丑.正與一名妖嬈女子在床上,互相赤裸著。
這是小丑一名重要的客戶。對方想要的利益便是與他性愛,這對於小丑來說是再輕鬆不過的代價了,同時也是因為這次交易所帶來的利益非比尋常,他才答應。他想,事成之後再殺掉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婊子也好,畢竟需要她的幫助才能完成這一次交易。
“哈哈哈,記得嗎?我做事從來不需要解釋,甜心。現在,滾!”
話音剛落,一發子彈就擦過了哈莉的肩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白痴!惡魔!夠了!J,我滾,我滾!!”她瘋狂的笑著,但她眼卻是紅的。
“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真正愛過我,但我一直以為我是唯一能令你在意的女人,看來是我錯了!不對,我根本早就發現了!只是不想承認!還留在你身邊浪費時間!!為你癡心付出所有那麼久的我她媽真是個婊子,才會笨的跟幼稚園小孩一樣,哈哈!我再也不會回來了,永遠不!”
她淒厲的吼聲令人心疼,眼淚像瀑布一般傾瀉,但正要開始奮鬥的小丑卻依然不為所動。
只是半轉回頭,輕佻的說道,
“Hahaha,your joke are very funny,honey.”
在小丑看來,這跟以往的爭執一樣。吵過之後,她依舊跟隨著他。
或許是被他那毫不在意的語氣激怒,哈莉瘋了一般的衝了過去,一把掐住了床上那名女子的脖子。
她低下頭,用低沉到極致的沙啞嗓音對小丑說到:“你不在乎任何事,你是徹頭徹尾的瘋子!那麼從此,我們倆再無任何關係!如何?開心嗎?HAHAHA!”說到最後,她慢慢抬起頭,露出變的一紅一藍的雙眼,嘴角也咧開詭異的弧度,狂妄的大笑著。
隨後,迅雷不及掩耳的甩了小丑重重的一巴掌。
等小丑回過神,床上的女人已然氣絕,紅藍色的身影,也鴻飛冥冥。
抹抹嘴邊的一抹濕潤,是血。可想而知,那一巴掌有多少的心痛、多少的憤怒、和多少的愛。
這不是哈莉第一次對她發怒,然而小丑卻感到莫名不安。他還記得她憤怒的紅藍色雙眼,和臉上火辣辣的疼。
但他却依然不以為意。
小丑把身下的女人往地上一丟,穿上衣物走出了房門。
這場交易告吹了,小丑煩躁的想。
“清理乾淨。”他對門外的守衛說到
回到了家裡,小丑疑惑的看了看
平常一回到家裡,哈莉總是會大叫著”pudding!”衝上來抱住他。
但今天卻沒有任何動靜。
小丑仍然故意忽視在他心底小小的不安,走到書桌前,繼續思索他的邪惡計劃。
8:00PM.
小丑撇了一眼時鐘。她有事再晚這個時間也會回來的。
10:00PM.
太晚了.....小丑想。但他卻依舊埋首於書頁間。
12:00PM.
小丑起身,掏出手機,打給她。
無人接聽。
他又撥了一通電話,
“找到她。”語畢,隨即掛斷。
小丑抓起桌上的車鑰匙,快步出門。
“該死!那麻煩的婊子。沒有她的能力,以後的交易會多很多麻煩,只是這樣。”他低吼道。
他非常憤怒,突然憶起了她臨走前說的話。
她說她不應該認為自己是被他所在意的女人,為什麼?難道我還不夠在意她?
直至這一刻,小丑還在忽視,甚至是壓抑自己心底泛起的不安與疼痛。
“轟-”
紫色的藍寶堅尼在馬路上呼嘯而過。
小丑已經跑遍整個高譚市,依舊沒有任何她的身影。
“Shit!”他憤怒的將手砸向方向盤。
他拿起手機,撥出一通電話
“找到了沒?”
“對不起,還沒有任何消息,Boss。”
“廢物!還想要你的狗命就快找到她!”
小丑對著電話咆哮,便把電話往後座一扔。氣急敗壞的將油門踩到底。
黑夜中的的馬路上,只掠過一抹亮麗的紫色。
-----


Chapter 3.
再次想起讓他們決裂的一切,都使小丑煩躁的想殺人。
整整三個月,連一點她的消息都沒有。
和以往不同的是,就算他們因爭執分開,他依舊能知道哈莉在哪,以及她的一舉一動。
那讓他能夠安心,能隨時在需要她的時候用甜言蜜語哄回。
小丑討厭一切失去自己控制的事,那讓他感到不安和無法抑制的憤怒。
一開始,小丑勉強保持著不以為意的態度,還安慰自己,這樣反而能安靜了。
時間越久,他越來越不能騙自己了。疼痛用他難以估計的速度在他心裡翻起驚濤駭浪。
小丑想,瘋癲的他似乎動了真情。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但這似乎是唯一的解釋。
她就像是人間蒸發,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人,沒人知道她去了哪。
他和他的手下都要將整個美國翻遍,還將搜索範圍擴散到國外。
仍然沒有一點消息。
在他特別憤怒的時候,甚至一槍殺了匯報情況的手下。
“一群廢物!”
他一拳打在牆上,龜裂的牆壁訴說著他的憤怒。
小丑的生活在外界看起來幾乎沒有變化。
他依舊幹盡壞事。
只是那一抹與他相伴的紅藍色消失了。
美國所有追蹤他的高層都感到十分不解,但小丑造成一堆人傷亡讓他們無暇再顧及這一分不同。
一天又一天,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小丑對於外面的生活再度感到厭倦,他自己回到了阿卡漢瘋人院。
回到了熟悉的陰暗裡。他需要一個能另他徹底靜下來的地方。
他想了又想,還是不明白為何哈莉要離開自己。明明以往自己常常對他百般傷害,她還是待在身邊。為什麼如今卻離開了?她不愛我了嗎?不會的,她愛了我那麼久..
他精明的腦袋此時失去了作用,混沌的思緒如同石頭,卡住了那總是有條不紊的齒輪。
小丑既煩躁又憤怒的抓亂他一頭綠髮,起身往牢門走去。
“喂,幫我叫個心裡醫生。”
“上頭說..說,不...不能,不能答應你....你的..要求,因為你..你會殺.....”
一枝槍抵上了守衛的腦門,使他顫抖的聲音嘎然而止。
“我,不是在請求你。哈哈,還不去?小笨狗?”
“是..是是!!”
死亡的恐懼讓他轉瞬間就改變了回答。
守衛飛一般的跑走了。


每次转三章以上,日更。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

。毋: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

转载自百度贴吧《You are my one and only》
作者:畫夜神(注:贴吧名)
很喜欢这对cp 手痒写了篇文 ,第一次写,可能对人物个性的掌握不是很好,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qwq(转自楼主的自白,不喜勿喷)


原地址:https://wapp.baidu.com/p/4766450286?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Chapter 1.
“Ohh...god,..shit!”
小丑痛苦的將臉埋進雙手,從他變的瘋狂、毫無顧忌之後,他很久沒有嚐到痛苦真正的滋味了。
之前所有的痛苦對他來說都像是一個令他狂笑出聲的笑話。
然而,這份不一樣的痛苦,牽扯到了“她”。
小丑女-“哈莉.奎茵”
小丑失去她已經足足有三個月了,
他不懂,無法明白為何甜言蜜語失去了作用。
他以為,她會依舊和以前那樣對他唯命是從。
他自信,自己的手下絕對可以找到消失的她。
沒想到這一切全是虛妄。
狂怒的火焰灼燒他的理智,最後餘下的灰燼卻彷彿在嘲笑他的不理性。
“她只是我利用的東西..。”小丑安慰自己,呢喃出聲,但顫抖的手卻出賣了他。
以前不都是這樣的嗎?不管我怎麼對她,她還是死心塌地的愛我。
但是..好像不再是這麼回事了。
他是小丑,
他瘋狂的徹底。
以致他遺忘了,在世界崩塌之前曾經存在於他心中的所有人性。
他無情、狠心、不擇手段,為了目的什麼都可以犧牲。
那時不時迴盪在犯罪現場的狂妄笑聲就是他瘋癲的最佳證明。
所以當那陌生的感覺襲來,從來不曾害怕的他,害怕了。好像很久以前...他曾經有過這種感覺。
“....Dammit!!妳到底在哪?!”他憤怒的將桌子掀翻,手緊緊握成拳,青筋斃露。
小丑回想起三個月前的暴風雨-


Chapter 2.
--------
“碰-”
被打飛出去的,正是哈莉。
“甜心,別鬧,不要逼我出手揍你。”
哈莉還在嗡嗡作響的耳邊響起小丑冷酷又令她迷戀的嗓音。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的雙目已然是一片赤紅,因為面前的,自己的愛人-小丑.正與一名妖嬈女子在床上,互相赤裸著。
這是小丑一名重要的客戶。對方想要的利益便是與他性愛,這對於小丑來說是再輕鬆不過的代價了,同時也是因為這次交易所帶來的利益非比尋常,他才答應。他想,事成之後再殺掉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婊子也好,畢竟需要她的幫助才能完成這一次交易。
“哈哈哈,記得嗎?我做事從來不需要解釋,甜心。現在,滾!”
話音剛落,一發子彈就擦過了哈莉的肩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白痴!惡魔!夠了!J,我滾,我滾!!”她瘋狂的笑著,但她眼卻是紅的。
“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真正愛過我,但我一直以為我是唯一能令你在意的女人,看來是我錯了!不對,我根本早就發現了!只是不想承認!還留在你身邊浪費時間!!為你癡心付出所有那麼久的我她媽真是個婊子,才會笨的跟幼稚園小孩一樣,哈哈!我再也不會回來了,永遠不!”
她淒厲的吼聲令人心疼,眼淚像瀑布一般傾瀉,但正要開始奮鬥的小丑卻依然不為所動。
只是半轉回頭,輕佻的說道,
“Hahaha,your joke are very funny,honey.”
在小丑看來,這跟以往的爭執一樣。吵過之後,她依舊跟隨著他。
或許是被他那毫不在意的語氣激怒,哈莉瘋了一般的衝了過去,一把掐住了床上那名女子的脖子。
她低下頭,用低沉到極致的沙啞嗓音對小丑說到:“你不在乎任何事,你是徹頭徹尾的瘋子!那麼從此,我們倆再無任何關係!如何?開心嗎?HAHAHA!”說到最後,她慢慢抬起頭,露出變的一紅一藍的雙眼,嘴角也咧開詭異的弧度,狂妄的大笑著。
隨後,迅雷不及掩耳的甩了小丑重重的一巴掌。
等小丑回過神,床上的女人已然氣絕,紅藍色的身影,也鴻飛冥冥。
抹抹嘴邊的一抹濕潤,是血。可想而知,那一巴掌有多少的心痛、多少的憤怒、和多少的愛。
這不是哈莉第一次對她發怒,然而小丑卻感到莫名不安。他還記得她憤怒的紅藍色雙眼,和臉上火辣辣的疼。
但他却依然不以為意。
小丑把身下的女人往地上一丟,穿上衣物走出了房門。
這場交易告吹了,小丑煩躁的想。
“清理乾淨。”他對門外的守衛說到
回到了家裡,小丑疑惑的看了看
平常一回到家裡,哈莉總是會大叫著”pudding!”衝上來抱住他。
但今天卻沒有任何動靜。
小丑仍然故意忽視在他心底小小的不安,走到書桌前,繼續思索他的邪惡計劃。
8:00PM.
小丑撇了一眼時鐘。她有事再晚這個時間也會回來的。
10:00PM.
太晚了.....小丑想。但他卻依舊埋首於書頁間。
12:00PM.
小丑起身,掏出手機,打給她。
無人接聽。
他又撥了一通電話,
“找到她。”語畢,隨即掛斷。
小丑抓起桌上的車鑰匙,快步出門。
“該死!那麻煩的婊子。沒有她的能力,以後的交易會多很多麻煩,只是這樣。”他低吼道。
他非常憤怒,突然憶起了她臨走前說的話。
她說她不應該認為自己是被他所在意的女人,為什麼?難道我還不夠在意她?
直至這一刻,小丑還在忽視,甚至是壓抑自己心底泛起的不安與疼痛。
“轟-”
紫色的藍寶堅尼在馬路上呼嘯而過。
小丑已經跑遍整個高譚市,依舊沒有任何她的身影。
“Shit!”他憤怒的將手砸向方向盤。
他拿起手機,撥出一通電話
“找到了沒?”
“對不起,還沒有任何消息,Boss。”
“廢物!還想要你的狗命就快找到她!”
小丑對著電話咆哮,便把電話往後座一扔。氣急敗壞的將油門踩到底。
黑夜中的的馬路上,只掠過一抹亮麗的紫色。
-----


Chapter 3.
再次想起讓他們決裂的一切,都使小丑煩躁的想殺人。
整整三個月,連一點她的消息都沒有。
和以往不同的是,就算他們因爭執分開,他依舊能知道哈莉在哪,以及她的一舉一動。
那讓他能夠安心,能隨時在需要她的時候用甜言蜜語哄回。
小丑討厭一切失去自己控制的事,那讓他感到不安和無法抑制的憤怒。
一開始,小丑勉強保持著不以為意的態度,還安慰自己,這樣反而能安靜了。
時間越久,他越來越不能騙自己了。疼痛用他難以估計的速度在他心裡翻起驚濤駭浪。
小丑想,瘋癲的他似乎動了真情。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但這似乎是唯一的解釋。
她就像是人間蒸發,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人,沒人知道她去了哪。
他和他的手下都要將整個美國翻遍,還將搜索範圍擴散到國外。
仍然沒有一點消息。
在他特別憤怒的時候,甚至一槍殺了匯報情況的手下。
“一群廢物!”
他一拳打在牆上,龜裂的牆壁訴說著他的憤怒。
小丑的生活在外界看起來幾乎沒有變化。
他依舊幹盡壞事。
只是那一抹與他相伴的紅藍色消失了。
美國所有追蹤他的高層都感到十分不解,但小丑造成一堆人傷亡讓他們無暇再顧及這一分不同。
一天又一天,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小丑對於外面的生活再度感到厭倦,他自己回到了阿卡漢瘋人院。
回到了熟悉的陰暗裡。他需要一個能另他徹底靜下來的地方。
他想了又想,還是不明白為何哈莉要離開自己。明明以往自己常常對他百般傷害,她還是待在身邊。為什麼如今卻離開了?她不愛我了嗎?不會的,她愛了我那麼久..
他精明的腦袋此時失去了作用,混沌的思緒如同石頭,卡住了那總是有條不紊的齒輪。
小丑既煩躁又憤怒的抓亂他一頭綠髮,起身往牢門走去。
“喂,幫我叫個心裡醫生。”
“上頭說..說,不...不能,不能答應你....你的..要求,因為你..你會殺.....”
一枝槍抵上了守衛的腦門,使他顫抖的聲音嘎然而止。
“我,不是在請求你。哈哈,還不去?小笨狗?”
“是..是是!!”
死亡的恐懼讓他轉瞬間就改變了回答。
守衛飛一般的跑走了。


每次转三章以上,日更。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

。毋:

【转载】《You are my one and only》

转载自百度贴吧《You are my one and only》
作者:畫夜神(注:贴吧名)
很喜欢这对cp 手痒写了篇文 ,第一次写,可能对人物个性的掌握不是很好,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qwq(转自楼主的自白,不喜勿喷)


原地址:https://wapp.baidu.com/p/4766450286?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


Chapter 1.
“Ohh...god,..shit!”
小丑痛苦的將臉埋進雙手,從他變的瘋狂、毫無顧忌之後,他很久沒有嚐到痛苦真正的滋味了。
之前所有的痛苦對他來說都像是一個令他狂笑出聲的笑話。
然而,這份不一樣的痛苦,牽扯到了“她”。
小丑女-“哈莉.奎茵”
小丑失去她已經足足有三個月了,
他不懂,無法明白為何甜言蜜語失去了作用。
他以為,她會依舊和以前那樣對他唯命是從。
他自信,自己的手下絕對可以找到消失的她。
沒想到這一切全是虛妄。
狂怒的火焰灼燒他的理智,最後餘下的灰燼卻彷彿在嘲笑他的不理性。
“她只是我利用的東西..。”小丑安慰自己,呢喃出聲,但顫抖的手卻出賣了他。
以前不都是這樣的嗎?不管我怎麼對她,她還是死心塌地的愛我。
但是..好像不再是這麼回事了。
他是小丑,
他瘋狂的徹底。
以致他遺忘了,在世界崩塌之前曾經存在於他心中的所有人性。
他無情、狠心、不擇手段,為了目的什麼都可以犧牲。
那時不時迴盪在犯罪現場的狂妄笑聲就是他瘋癲的最佳證明。
所以當那陌生的感覺襲來,從來不曾害怕的他,害怕了。好像很久以前...他曾經有過這種感覺。
“....Dammit!!妳到底在哪?!”他憤怒的將桌子掀翻,手緊緊握成拳,青筋斃露。
小丑回想起三個月前的暴風雨-


Chapter 2.
--------
“碰-”
被打飛出去的,正是哈莉。
“甜心,別鬧,不要逼我出手揍你。”
哈莉還在嗡嗡作響的耳邊響起小丑冷酷又令她迷戀的嗓音。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的雙目已然是一片赤紅,因為面前的,自己的愛人-小丑.正與一名妖嬈女子在床上,互相赤裸著。
這是小丑一名重要的客戶。對方想要的利益便是與他性愛,這對於小丑來說是再輕鬆不過的代價了,同時也是因為這次交易所帶來的利益非比尋常,他才答應。他想,事成之後再殺掉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婊子也好,畢竟需要她的幫助才能完成這一次交易。
“哈哈哈,記得嗎?我做事從來不需要解釋,甜心。現在,滾!”
話音剛落,一發子彈就擦過了哈莉的肩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白痴!惡魔!夠了!J,我滾,我滾!!”她瘋狂的笑著,但她眼卻是紅的。
“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真正愛過我,但我一直以為我是唯一能令你在意的女人,看來是我錯了!不對,我根本早就發現了!只是不想承認!還留在你身邊浪費時間!!為你癡心付出所有那麼久的我她媽真是個婊子,才會笨的跟幼稚園小孩一樣,哈哈!我再也不會回來了,永遠不!”
她淒厲的吼聲令人心疼,眼淚像瀑布一般傾瀉,但正要開始奮鬥的小丑卻依然不為所動。
只是半轉回頭,輕佻的說道,
“Hahaha,your joke are very funny,honey.”
在小丑看來,這跟以往的爭執一樣。吵過之後,她依舊跟隨著他。
或許是被他那毫不在意的語氣激怒,哈莉瘋了一般的衝了過去,一把掐住了床上那名女子的脖子。
她低下頭,用低沉到極致的沙啞嗓音對小丑說到:“你不在乎任何事,你是徹頭徹尾的瘋子!那麼從此,我們倆再無任何關係!如何?開心嗎?HAHAHA!”說到最後,她慢慢抬起頭,露出變的一紅一藍的雙眼,嘴角也咧開詭異的弧度,狂妄的大笑著。
隨後,迅雷不及掩耳的甩了小丑重重的一巴掌。
等小丑回過神,床上的女人已然氣絕,紅藍色的身影,也鴻飛冥冥。
抹抹嘴邊的一抹濕潤,是血。可想而知,那一巴掌有多少的心痛、多少的憤怒、和多少的愛。
這不是哈莉第一次對她發怒,然而小丑卻感到莫名不安。他還記得她憤怒的紅藍色雙眼,和臉上火辣辣的疼。
但他却依然不以為意。
小丑把身下的女人往地上一丟,穿上衣物走出了房門。
這場交易告吹了,小丑煩躁的想。
“清理乾淨。”他對門外的守衛說到
回到了家裡,小丑疑惑的看了看
平常一回到家裡,哈莉總是會大叫著”pudding!”衝上來抱住他。
但今天卻沒有任何動靜。
小丑仍然故意忽視在他心底小小的不安,走到書桌前,繼續思索他的邪惡計劃。
8:00PM.
小丑撇了一眼時鐘。她有事再晚這個時間也會回來的。
10:00PM.
太晚了.....小丑想。但他卻依舊埋首於書頁間。
12:00PM.
小丑起身,掏出手機,打給她。
無人接聽。
他又撥了一通電話,
“找到她。”語畢,隨即掛斷。
小丑抓起桌上的車鑰匙,快步出門。
“該死!那麻煩的婊子。沒有她的能力,以後的交易會多很多麻煩,只是這樣。”他低吼道。
他非常憤怒,突然憶起了她臨走前說的話。
她說她不應該認為自己是被他所在意的女人,為什麼?難道我還不夠在意她?
直至這一刻,小丑還在忽視,甚至是壓抑自己心底泛起的不安與疼痛。
“轟-”
紫色的藍寶堅尼在馬路上呼嘯而過。
小丑已經跑遍整個高譚市,依舊沒有任何她的身影。
“Shit!”他憤怒的將手砸向方向盤。
他拿起手機,撥出一通電話
“找到了沒?”
“對不起,還沒有任何消息,Boss。”
“廢物!還想要你的狗命就快找到她!”
小丑對著電話咆哮,便把電話往後座一扔。氣急敗壞的將油門踩到底。
黑夜中的的馬路上,只掠過一抹亮麗的紫色。
-----


Chapter 3.
再次想起讓他們決裂的一切,都使小丑煩躁的想殺人。
整整三個月,連一點她的消息都沒有。
和以往不同的是,就算他們因爭執分開,他依舊能知道哈莉在哪,以及她的一舉一動。
那讓他能夠安心,能隨時在需要她的時候用甜言蜜語哄回。
小丑討厭一切失去自己控制的事,那讓他感到不安和無法抑制的憤怒。
一開始,小丑勉強保持著不以為意的態度,還安慰自己,這樣反而能安靜了。
時間越久,他越來越不能騙自己了。疼痛用他難以估計的速度在他心裡翻起驚濤駭浪。
小丑想,瘋癲的他似乎動了真情。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但這似乎是唯一的解釋。
她就像是人間蒸發,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人,沒人知道她去了哪。
他和他的手下都要將整個美國翻遍,還將搜索範圍擴散到國外。
仍然沒有一點消息。
在他特別憤怒的時候,甚至一槍殺了匯報情況的手下。
“一群廢物!”
他一拳打在牆上,龜裂的牆壁訴說著他的憤怒。
小丑的生活在外界看起來幾乎沒有變化。
他依舊幹盡壞事。
只是那一抹與他相伴的紅藍色消失了。
美國所有追蹤他的高層都感到十分不解,但小丑造成一堆人傷亡讓他們無暇再顧及這一分不同。
一天又一天,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小丑對於外面的生活再度感到厭倦,他自己回到了阿卡漢瘋人院。
回到了熟悉的陰暗裡。他需要一個能另他徹底靜下來的地方。
他想了又想,還是不明白為何哈莉要離開自己。明明以往自己常常對他百般傷害,她還是待在身邊。為什麼如今卻離開了?她不愛我了嗎?不會的,她愛了我那麼久..
他精明的腦袋此時失去了作用,混沌的思緒如同石頭,卡住了那總是有條不紊的齒輪。
小丑既煩躁又憤怒的抓亂他一頭綠髮,起身往牢門走去。
“喂,幫我叫個心裡醫生。”
“上頭說..說,不...不能,不能答應你....你的..要求,因為你..你會殺.....”
一枝槍抵上了守衛的腦門,使他顫抖的聲音嘎然而止。
“我,不是在請求你。哈哈,還不去?小笨狗?”
“是..是是!!”
死亡的恐懼讓他轉瞬間就改變了回答。
守衛飛一般的跑走了。


每次转三章以上,日更。